经典案例

首页--经典案例

关于开具发票问题:付款操作规程≠履行先后顺序

发布日期:2021年7月4日 作者:周月萍、周兰萍律师团队 出处:周月萍、周兰萍律师团队

贵州铜仁案例

关于开具发票问题

付款操作规程≠履行先后顺序


最高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2588号民事裁判认为,开具发票是一种行政管理行为而非合同法上法定的先履行抗辩事项。对此,有观点则认为:在该案中,适用前述裁判规则的案件事实条件是——合同并未约定当事人付款必须以对方开具发票为前提;因而,在合同已经约定当事人付款必须以对方开具发票为前提的情况下,则不能再适用该裁判规则。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贵州铜仁中院(2021)黔06民终960号民事判决,则提供了另外一种裁判思路,即认为:合同中双方关于“开具发票及付款程序”的约定,属于付款操作规程的指引性条款,不构成对履行先后顺序或者付款条件的特别约定。


如此,关于买卖合同开具发票的相关法律问题,在司法实务中主要有以下四种案件事实类型及相应裁判理念:


1. 合同附随义务需要履行。出卖方开具发票是合同的附随义务,不管合同是否约定,当事人都应当履行,当事人不履行开具发票义务的,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2. 从义务不能抗辩主义务。出卖方开具发票是合同的从给付义务,从给付义务与主给付义务之间不构成对等给付关系,故不能适用同时履行或先履行抗辩权。


3. 操作规程不是履行顺序。合同中作出“开具发票及付款程序”的约定,属于关于付款操作规程的指引性条款,不构成对履行先后顺序或者付款条件的特别约定。


4. 合同特别约定仍然有效。如果当事人作出“开具发票是付款前提条件”的明确约定,已构成对履行先后顺序或者付款条件的特别约定的,应当有效,从其约定。


该案例的裁判说理,涉及以上事实类型及裁判理念中的三种情形。



【法律依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第五百九十九条  出卖人应当按照约定或者交易习惯向买受人交付提取标的物单证以外的有关单证和资料。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第四条  民法典第五百九十九条规定的“提取标的物单证以外的有关单证和资料”,主要应当包括保险单、保修单、普通发票、增值税专用发票、产品合格证、质量保证书、质量鉴定书、品质检验证书、产品进出口检疫书、原产地证明书、使用说明书、装箱单等。


【裁判要旨】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五百九十九条(《合同法》第136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原第7条)的规定,出卖人开具增值税发票属于附随义务及从给付义务。



2.由于主给付义务与从给付义务之间并不构成对等给付关系,因此不能适用同时履行或先履行抗辩权制度。也换言之,买受人不得将开具增值税发票作为其付款的前提,不能以出卖人未开具增值税发票或开具增值税发票金额不足为由拒绝支付货款。


3.双方合同中“甲方审核完乙方提交的付款当期进度阶段报告,收到乙方的发票并认证通过,完成付款审批后15日内,按照付款当期审核确认结算金额的80%支付材料款”之约定,属于付款操作规程的指引性条款,所涉增值税发票的部分,不构成对履行先后顺序或者付款条件的特别约定。


【裁判文书】


贵州省铜仁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1)黔06民终96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


法定代表人:王文,该公司总经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法定代表人:易文权,该公司执行董事。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松桃三合下水管厂,住所地贵州省铜仁市松桃苗族自治县。


经营者:谭力富,男,汉族,1974年2月出生,住重庆市合川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祝林,贵州泽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湖,贵州泽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建筑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松桃三合下水管厂(以下简称三合水管厂)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松桃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20)黔0628民初30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1年4月2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


中国建筑公司、中国建筑华南公司共同上诉请求:


1.撤销一审判决,驳回三合水管厂的诉讼请求;


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三合水管厂承担。事实和理由:1.根据合同约定,中国建筑华南公司应付三合水管厂货款3,131,048.00元,但截至至今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仅收到三合水管厂提供的2,500,000.00元材料发票,已付款2,499,700.00元,故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仅欠付三合水管厂300元材料款,三合水管厂的诉请支付631,348元货款支付条件因其自身原因导致付款条件未成就。2.根据双方签订的采购合同第5.4条约定,质量保证金的返还前提是货物验收合同一年后,中国建筑华南公司收到三合水管厂的发票及付款申请后,中国建筑华南公司才进行返还。截至至今,三合水管厂未向中国建筑华南公司提供剩余款项发票也未提交任何付款申请,故质量保证金退还未达到退还条件。


三合水管厂未作答辩。


三合水管厂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


1.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立即支付三合水管厂货款631,347.6元及违约金25,012元(违约金以631,347.6元为基数,自2020年1月24日起以年利率6%计算至付清时止,暂计算至2020年9月21日起为25,012元),共计656,359.6元;


2.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支付三合水管厂质保金782,762元,并以782,762元为基数自2018年8月1日起以年率6%支付资金占用利息至付清为止,暂计算至起诉之日2020年9月21日为100,622元,共计883,384.4元;


3.案件受理费9,329元、保全费5,000元、保险费2,122.64元由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三合水管厂从2017年5月21日至2018年5月20日分批次为中国建筑公司供货,并于2017年7月31日,三合水管厂作为乙方与中国建筑公司作为甲方签订《铜仁市松桃至玉屏城际快速道路建设项目水泥圆管采购合同》,合同约定质量要求、验收与交付、结算、付款及违约责任等。其中,合同约定:“5.3甲方审核完乙方提交的付款当期进度阶段报告,收到乙方的发票并认证通过,完成付款审批后15日内,按照付款当期审核确认结算金额的80%支付材料款;剩余20%留作质保金;5.4质量保证金的返还:货物验收合格后一年,甲方收到乙方相应发票及付款申请,在扣除相应费用后不计利息返还;8.8因甲方原因甲方未按本合同约定支付相应的款项,乙方给予甲方30日的延期付款宽限期,宽限期内不视为甲方违约。逾期,从第31日开始,甲方按照银行同期存款基准利率向乙方支付违约金;8.9乙方认为甲方存在违约行为的,应当在自乙方发现违约行为起3日内向甲方书面提出,并按照甲方规定的索赔流程提交书面索赔文件,如果乙方未在索赔期限内向甲方索赔并书面提交索赔文件,视为放弃索赔权利。”三合水管厂向中国建筑公司分批次供货按月计算并制作决算确认表。双方自2017年5月21日至2018年5月20日结算金额为3,913,810元,其中合同付款金额为3,131,048元,质保金为782,762元,最后一次决算周期为2018年4月21日至同年5月20日。中国建筑华南分公司分7次通过中国建设银行向三合水管厂汇款共计2,499,700元,即2017年9月19日付款399,700元、2017年12月6日付款500,000元、2018年2月12日付款800,000元、2019年1月8日付款300,000元、2019年1月31日付款200,000元,2019年8月30日付款50,000元、2020年1月23日付款250,000元。现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尚欠三合水管厂货款631,347.6元,质保金782,762元。三合水管厂在起诉前申请财产保全产生保险费2,250元,一审法院作出(2020)黔0628财保78号民事裁定书产生保全费5,000元,于2020年9月7日作出(2020)黔0628执保130号民事裁定书。


一审法院认为:2017年5月21日至2018年5月20日三合水管厂分批次向中国建筑公司供货,经结算该期间合同应付3,131,048元,质保金为782,762元,中国建筑华南公司已支付2,499,700元,剩余631,348元货款及质保金782,762元未支付。签订的案涉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合同的性质、目的和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故三合水管厂主张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立即支付三合水管厂货款631,347.6元及质保金782,762元,虽然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尚欠三合水管厂631,348元,但三合水管厂仅主张631,347.6元系三合水管厂对自身权利的处分,未损害到国家、集体及第三人的利益,因此,一审法院支持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支付三合水管厂货款631,347.6元及质保金782,762元的诉请。对于三合水管厂主张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支付货款违约金25,012元(违约金以631,347.6元为基数,自2020年1月24日起以年利率6%计算至付清时止,暂计算至2020年9月21日起为25,012元)及质保金的资金占用利息,以782,762元为基数自2018年8月1日起以年率6%支付资金占用利息至付清为止,暂计算至起诉之日2020年9月21日为100,622元。案涉合同对于质保金有明确的约定,虽然三合水管厂称签订合同未看合同对质保金不计息返还的条款不清楚,但合同中约定结算付款当期审核确认结算金额的80%支付材料款,剩余20%留作质保金,且三合水管厂是按月向中国建筑公司结算的,对质保金的返还等情况应该清楚,且无其他证据证实,故三合水管厂以不清楚来否认,不予认可。本合同中明确约定“甲方收到乙方相应发票及付款申请,在扣除相应费用后不计利息返还”,三合水管厂未举证其向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提供给发票及付款申请,故三合水管厂主张质保金的资金占用利息,以782,762元为基数自2018年8月1日起以年率6%支付资金占用利息至付清为止,暂计算至起诉之日2020年9月21日为100,622元的诉求,不予支持;对于货款违约金。案涉合同中明确写明违约金计算方式,即合同8.8因甲方原因甲方未按本合同约定支付相应的款项,乙方给予甲方30日的延期付款宽限期,宽限期内不视为甲方违约。逾期,从第31日开始,甲方按照银行同期存款基准利率向乙方支付违约金;8.9乙方认为甲方存在违约行为的,应当在自乙方发现违约行为起3日内向甲方书面提出,并按照甲方规定的索赔流程提交书面索赔文件,如果乙方未在索赔期限内向甲方索赔并书面提交索赔文件,视为放弃索赔权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第一百一十四条“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三合水管厂虽未书面向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提交索赔文件,但是较大数额的货款未支付确给三合水管厂造成一定损失。案涉合同中约定给付款方30日的宽限期,但对违约金计算利率约定不明,又因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最后一笔支付款货款时间为2020年1月24日,故支持三合水管厂主张自2020年2月24起参照全国银行间拆借中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违约金至付清之日止。本案因中国建筑华南公司违约行为致使三合水管厂启动诉讼程序,三合水管厂申请诉前财产保全产生保险费2,250元,与本案有关联性,予以支持。综上所述,支持三合水管厂主张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支付货款金额631,347.6元及违约金自2020年2月24日起以631,347.6元为基数参照全国银行间拆借中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至付清时止,支持中国建筑华南公司、中国建筑公司支付质保金782,762元,对支付质保金的资金占用费不予支持,支持保险费2,250元。


一审法院判决:一、中国建筑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三合水管厂货款631,347.6元及违约金自2020年2月24日起以631,347.6元为基数参照全国银行间拆借中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至付清时止;二、中国建筑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偿还三合水管厂质保金782,762元;三、中国建筑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偿还三合水管厂保险费2,250元;四、驳回三合水管厂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二审予以确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的规定,结合双方诉辩主张及理由,本院归纳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三合水管厂开具发票能否作为中国建筑公司不支付货款的先履行抗辩事项;2.质保金的退还条件是否达到。


本院认为:(一)关于开具发票能否作为先履行抗辩事项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出卖人开具增值税发票属于从给付义务。由于主给付义务与从给付义务之间并不构成对等给付关系,因此不能适用同时履行或先履行抗辩权制度。也就是说,买受人不得将开具增值税发票作为其付款的前提,不能以出卖人未开具增值税发票或开具增值税发票金额不足为由拒绝支付货款。同时,双方合同中“甲方审核完乙方提交的付款当期进度阶段报告,收到乙方的发票并认证通过,完成付款审批后15日内,按照付款当期审核确认结算金额的80%支付材料款”之约定,属于付款操作规程的指引性条款,所涉增值税发票的部分,不构成对履行先后顺序或者付款条件的特别约定。故对于中国建筑公司、中国建筑华南分公司所持“开具发票为先履行抗辩事项”的上诉请理由,不能成立。(二)关于质保金的退还条件是否达到的问题。由于双方是分批次供货按月计算并制作决算确认表,双方自2017年5月21日至2018年5月20日结算金额为3,913,810元,其中合同付款金额为3,131,048元,质保金为782,762元,最后一次决算周期为2018年4月21日至同年5月20日;并且中国建筑华南分公司分7次通过中国建设银行向三合水管厂汇款共计2,499,700元,中国建筑华南分公司对质保金的返还等情况应该清楚。故中国建筑公司、中国建筑华南分公司所持“本案质保金的退还条件尚未达到”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上诉人中国建筑公司、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提出的上诉请求不成立,应予驳回驳回;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结果得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7,527元,由上诉人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中国建筑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华南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唐正洪

审判员 田 芳

审判员 向 前

二〇二一年五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 周希男

书记员 雷 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