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答疑

首页--专家答疑

被协助执行怎么办?立即止付,提出异议!

发布日期:2019-05-15 作者:周月萍 纪晓晨 张振宇 出处:周月萍 周兰萍团队

工程建设领域中,业主常常会因承包人对外存在经济纠纷而被法院协助执行,总承包人也会因实际施工人或分包商的纠纷而收到法院的保全债权的裁定或协助执行通知。作为与申请执行人毫无关系的业主或总承包人,往往会不知所措,尤其在工程尚在进行中、尚有工程进度款待支付的情况下。这时,业主或总承包人应该如何处理才能保障自身利益、避免触碰法律红线?

一、案情简介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5)执申字第23号/(2016)最高法执监240号


秦皇岛二建公司与唐山瑞昌商贸公司因钢材买卖合同纠纷,经两级法院审判,河北高院于二审判决秦皇岛二建支付瑞昌商贸材料款、违约金等共计1100万元。


案件判决生效之后,瑞昌商贸申请强制执行,唐山中院裁定冻结被执行人秦皇岛二建所有的在荣盛公司名下的银行存款1100万元。荣盛公司不服该裁定提出执行异议,主张其账户中没有属于二建公司的存款、法院冻结异议人的账户没有事实依据和证据;且涉案工程尚未结算,双方债权债务不明确,请求解除对其账户的查封。


唐山中院认为,瑞昌商贸与秦皇岛二建之间的纠纷,法院在诉讼阶段已对荣盛公司到期债权进行了查封、冻结,并向荣盛公司送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及裁定。在诉讼期间,荣盛公司并未提出复议,应视为其对该笔到期债权查封、冻结的认可和对自身权利的放弃。


荣盛公司不服,向河北高院申请复议。河北高院认为,在唐山中院保全之后,荣盛公司共给付秦皇岛二建4000余万工程款,故荣盛公司主张的不存在到期债权的理由不能成立。即便荣盛公司在结算后不存在对二建公司的到期债权,唐山中院也可责令荣盛公司限期追回,限期不能追回的,可裁定荣盛公司在给付范围内承担责任。从程序上而言,法院针对被告对第三人所享有的债权可予财产保全。第三人如果就保全未及时提起复议,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法院不必再向第三人发出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可直接裁定第三人向申请执行人履行到期债务。


荣盛公司不服上述裁定,向最高院申诉。最高院终审裁定认为:


1、法院在诉讼过程中对被执行人在第三人处的债权采取保全措施,实质是冻结抽象的债权债务关系,而不是直接冻结第三人所拥有或支配的财产。此阶段第三人只需履行消极的不作为义务即可,故第三人可能不会提出复议,但不提出复议并不意味着其认可到期债权的真实存在,更不表明其在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认可执行法院据此对到期债权采取执行措施。


荣盛公司副总经理在法院冻结债权时明确表示工程未完,尚未结算,同意结算后预留1100万元履行协助执行通知要求的不给付义务。荣盛公司对于到期债权保全未提复议,并不意味着其认可最终的债权数额是明确的。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唐山中院未向荣盛公司送达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直接冻结荣盛公司银行账户中的1100万元,直接裁定由第三人向申请执行人履行,实际上剥夺了第三人对到期债务履行的异议权利;同时也是以执行程序代替审判程序,在执行阶段对债权是否真实、债权数额多少进行了实体审查,剥夺了当事人合法的诉讼权利。


2、法院对到期债权保全时必须满足以下条件:所保全的债权必须为债务人依据合同所应得的债权利益,且已到期,对未到期的债权原则上不能进行保全。


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等具有持续性给付义务的双务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资金往来频繁,事实上不可能在尚未结算时准确认定到期债权利益的最终数额。唐山中院作出保全裁定之时,并未形成明确由二建公司享有的最终的到期债权利益。荣盛公司的支付行为发生在荣盛公司与二建公司的建设工程合同履行过程中,后双方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履行、工程款结算等纠纷诉至法院。而唐山中院及河北高院在未查明双方合同履行情况等相关事实的情况下,仅依据荣盛公司在保全裁定作出后发生了向二建公司支付款项的行为,即认定其构成擅自支付到期债权的行为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3、人民法院在执行第三人到期债权的过程中,对于未经实体审判并经生效法律文书确认的债权,如果第三人提出异议,即不得对第三人强制执行。本案中,荣盛公司在执行阶段对到期债权已提出异议。即使本案保全裁定自始得到了遵守,或者荣盛公司违反了保全裁定并追回已支付款项,本案保全冻结的到期债权在执行阶段也将因荣盛公司所提异议而不能强制执行。


据此,最高院裁定撤销了唐山中院、河北高院此前作出的所有执行裁定,要求唐山中院对已实际划拨的荣盛公司名下的相关款项依法执行回转。


二、裁判规则梳理


【规则1】工程结算前,合理支付施工合同进度款不应被认定为擅自支付


对于擅自支付,不能简单地认定第三人在履行合同过程中的款项支付行为均属于违反保全裁定的擅自给付行为。双务合同中,只有在一方的给付义务履行完毕,事实上已经出现了另一方实际上只欠付对方债权利益,且已进入清偿期的情况下,才能认定次债务人对债务人的支付确属违反保全裁定的擅自支付行为。


对于保全的工程款债权擅自支付的认定,不同法院裁判尺度不一。有认为进度款不属于擅自支付,有认为经政府协调或指令支付的农民工、材料商款项不属于擅自支付,也有法院认为农民工工资也属于工程款的组成部分,只要未经法院同意的支付均属于擅自支付。


根据最高院案例精神,建设工程合同的债权经结算后才能确定;在工程结算前,到期债权数额不能确定。依据民诉法司法解释,原则上法院不得保全未到期的债权。也就是说,发包人在结算前可以合理支付工程进度款。这一规则,在2019年《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异议及执行异议之诉案件审理指南(三)》中得以明确。该《审理指南(三)》第26条规定“到期工程款债权是指建设工程建设方(发包人)和承包人已就工程款进行决算(结算)或经审计,有确定的数额并已到债务履行期限的债权。”28条进一步要求“建设方(发包人)依照建设工程合同约定应当合理支付的建设工程进度款及工人工资,执行法院不得冻结。建设方(发包人)或被执行人以此为由提出执行异议,请求解除冻结或准予支付,经查属实的,应予以支持。”


【规则2】保全阶段未提出复议,不代表认可债权真实存在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下称“执行规定”)第61条规定:“被执行人不能清偿债务,但对本案以外的第三人享有到期债权的,人民法院可以依申请执行人或被执行人的申请,向第三人发出履行到期债务的通知(以下简称履行通知)。”并在履行通知中告知第三人异议权利和法律后果。可见,执行法院在执行到期债权时,应当首先向第三人发出履行通知,没有例外情形。第三人在执行程序中对执行行为提出异议是法定权利,执行法院不能因第三人未在诉讼阶段对保全到期债权提出复议,就推断被执行人对第三人享有的到期债权真实成立。


本案中,虽然唐山中院在诉讼程序中冻结了秦皇岛二建的工程款,明确不得支付;但在执行阶段,法院未核实该笔债权是否存在,直接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荣盛公司将工程款直接汇入法院账户,剥夺了荣盛公司就该债务提出异议的权利。


【规则3】针对工程款债权的执行,法院应发出《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而非协助执行通知书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及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对收入的执行和对到期债权的执行是两种不同的程序。关于对收入的执行,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三条和《执行规定》第36条的规定,执行法院应当向有关单位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由其协助扣留或提取。上述规定中的“收入”,系指公民基于劳务等非经营性原因所得和应得的财物,主要包括个人的工资、奖金等;上述规定中的协助执行人,系指负有向被执行人给付工资、奖金、劳务报酬等义务的用人单位。关于对被执行人到期债权的执行,执行规定第61条明确“被执行人不能清偿债务,但对本案以外的第三人享有到期债权的,人民法院可以依申请执行人或被执行人的申请,向第三人发出履行到期债务的通知。履行通知必须直接送达第三人。” 


法院发出协助执行通知,划扣被执行人收入的结果,是相关单位必须无条件配合,直接产生强制执行的后果;而涉及到第三方处的债权时,如第三人在指定期限内未提出异议的,法院才可以对该笔债权进行强制执行。结合案件事实以及法律规定,本案中,唐山中院应当先向荣盛公司发出履行到期债务通知,而不是协助执行通知。


【规则4】第三人对履行到期债务的通知提出合法异议后,执行法院不得对第三人强制执行


根据《执行规定》第63条,“第三人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间内提出异议的,人民法院不得对第三人强制执行,对提出的异议不进行审查。”


第三方处的债权除非已经过司法程序认定,否则仅凭申请人提供的线索,无法对该债权的真实性、债权数额、履行期限等进行认定。因此,针对第三方的债权,法律赋予第三人提出异议的权利,而对异议不进行实质审查的规定,是对当事人诉权的充分保障。


不过,并非所有的异议都能被法院接受。《执行规定》64条明确:第三人提出自己无履行能力或其与申请执行人无直接法律关系,不属于本规定所指的异议。第三人对债务部分承认、部分有异议的,可以对其承认的部分强制执行。此外,《民诉法司法解释》五百零一条还规定“对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到期债权,该他人予以否认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换言之,只要该债权未经生效判决确认,第三人在法定期限内,就该债权是否真实存在、数额多少、是否到期提出的形式异议均有效,法院均不应审查,更不得强制执行。如申请执行人有异议或者有其他证据证明到期债权存在的,可通过代位权主张权利。

三、收到协执通知或履行到期债务通知后应该怎么办? 别慌,律师教你四步诀窍!


STEP1:不论原因,立即止付


根据《民事诉讼法》一百一十一、一百一十四及一百一十五条规定,有义务协助调查、执行的单位拒绝履行协助执行的,人民法院除责令其履行协助义务外,并可以予以罚款;如拒绝履行义务的是单位,法院还可以对主要负责人予以罚款(个人罚款10万元以下,单位罚款5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对仍不履行协助义务的,经批准可以拘留十五日以下;并可以向监察机关或者有关机关提出予以纪律处分的司法建议。情节严重的,还可能构成妨害司法行为,甚至被追究刑事责任。


收到法院发出的冻结债权裁定或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之后,如造成履行的财产不能追回的,除将在擅自履行范围内与被执行人承担连带责任外,还有可能被追究妨碍执行的法律责任。


为避免相关风险,在收到法院通知后,应立即停止支付。


STEP2:指定期限内提出异议或提起执行异议之诉


针对协助执行通知,如对内容有异议或认为协助内容违法或超出其协助范围的,可以向执行法院提出书面异议,执行法院应在接到书面异议十五日内进行审查并作出裁定。若对于异议裁定不服的,还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对复议裁定不服的,可以通过申诉或监督程序进行救济。

针对履行到期债务通知,有异议的,应当在履行通知指定的期限内以书面或口头形式提出。如第三人未按时提出异议,也未履行的,法院可以裁定强制执行。如果对于冻结债权的裁定有异议的,可以申请复议;不过复议期间不停止裁定的执行,冻结债权的裁定仍具备法律效力。

STEP3:当笔录记载内容与事实不符的,应及时书面澄清


部分法院在发出通知的时候可能会同步到第三人处了解情况,要求相关负责人明确债权债务关系并计入笔录。对此,建议被询问的公司人员在不明确实际情况的前提下,不要轻易确认债权的存在,可以向法院表示查证后书面告知;如被询问人答复的内容与事实不符的,公司应及时在法定期限内向法院进行补充说明,澄清真实情况。


STEP4:工程尚未结算前,如工程款债权被法院冻结导致无法支付进度款的,及时要求法院解封或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安排农民工、材料商的付款


在江苏地区,如工程款被冻结的,可通过复议程序中提出进度款的支付需求,请求法院解封;在其他地区,由于尚无明文规定在债权被冻结的情况下,发包人可以依约支付进度款,因此,对外直接支付或代付的行为极有可能被认定为擅自支付。在此情况下,如需安排工程付款的,原则上应征得法院的同意;为避免群体讨薪事件的发生,建议可通过当地住建部门一同进行协调,在取得法院确认后安排款项支付。支出的款项应保留好所有凭证,并应与申请支付的金额保持一致。